返回上一頁 第407章 改地點了 回到首頁

第407章 改地點了
大明千王第407章 改地點了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不管她了,萬一這該死的胡女要是腦瓜子不靈光,果真把他當成了冒牌貨,那就由她去吧,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到時候再說!

當務之急是配合這奇葩幻相還有千飛雪兩個家伙飆一把演技,好滿足一下他們那卑微的自尊心。

要說到飆演技,林蕭感覺在眼下這幾個人里他若是自認第二,還真沒有誰敢腆著臉皮去爭那個第一!

說干就干,當即沖著易容成他模樣的奇葩幻相咬牙切齒罵道:“媽了個巴子的,老子日你個仙人板板!也不去撒泡尿洗把臉再照照鏡子,想要抱得美人歸,你也配!”

然后又將目光鎖定了千飛雪罵道:“還有你!看上去人模人樣,卻跟這么一個披著羊皮的雜碎沒羞沒臊,還好意思跑到這里來親親我我?也不怕羞死你的祖宗十八代!嗬……忒!”

“啪!”

胡女其木格反手就扇了林蕭一記耳光,口中怒喝道:“你給我住口!若是再敢對我家小姐出言不遜,我就割了你的舌頭,讓你這輩子都說不出話來!”

林蕭:“……”

好吧,看在這該死的胡女其木格果真一副要將他舌頭割下來的架勢,林蕭覺得差不多就夠了,沒必要去冒那個險。

“嗯,罵的好,罵的妙!”

易容成林蕭模樣的奇葩幻相一臉陰翳冷笑著道:“怎么,看你這么激動,難不成就你這個丑陋的東西,也要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癡心妄想!”

“走吧月月,咱們先去參加那過五關活動,完事了還得向你請教一下那個姿勢呢,雖然你教了一晚上,可我就是沒學會……”

一邊說著污言穢語,一邊不無挑釁地看了林蕭一眼,拉著千飛雪的手揚長而去,直接上了二樓。

“公子,對不住啊,我是不是下手有些狠了?要不,我給你揉揉?”

胡女其木格忽然回過頭來盯著林蕭輕聲問了一句,剛才還怒不可遏的臉上此刻滿是歉意:“對了公子,我的演技怎么樣,還可以吧?”

林蕭微微一笑點了點頭道:“嗯,演技是不賴,可是這一巴掌我記下了,遲早是要還回來的!”

“人家那不也是為了配合公子你演戲嘛!”

胡女其木格帶著一絲撒嬌的語氣道:“剛才我從那家伙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絲疑慮,就知道肯定是自己的易容被察覺到了,這才迫不得已出此下策嘛,公子要是真的生氣了,那大不了等救出小姐后讓你……讓你占一次便宜唄!”

說到后面已是聲若細蚊,俏臉上更是浮起了一抹紅暈。

林蕭心神微微一晃,立馬一個激靈收斂住心神道:“停停停!你把話說清楚,是讓我占你的便宜還是占你家小姐的便宜?”

“當然是……”

胡女其木格話說一半,忽然道:“哎呀,我還是趕緊送你進去吧,不然等下賭局就要開始了!”

林蕭卻搖了搖頭道:“不用進去了!”

“你說什么?不用進去了?”

胡女其木格聞言怔了一怔,那柳眉間忽然就浮現出了一絲怒意來:“怎么,就因為我剛才那迫不得已的那一記耳光,你就想徹底放棄了?沒想到你看起來一個堂堂正正的男兒,心眼兒卻這么小!好好好,我在這里給你賠罪了還不行嗎?要是你覺得還不解氣,那就也打我耳光,兩倍三倍隨便你,但是今天這賭局你不能不去!你可以生我的氣,但是你不能不管我家小姐!她為了你都……”

林蕭見胡女其木格這急眼了的架勢,不由得無奈地苦笑著道:“你誤會了!我之所以說不用進去了,是因為今天那安憶居過五關活動的地點,壓根就不是在這里!”

胡女其木格瞪圓了眼睛:“你說什么?安憶居的過五關活動不在這安憶居舉辦?這……這怎么可能!”

“剛才從那醉仙樓到這安憶居的一路上,你難道就沒有發現什么不對勁的地方?還有你看看眼前這安憶居,像是舉辦過五關活動的樣子嗎?”

林蕭劍眉微微皺了皺道:“我說你這一天天的究竟在忙些什么?難道這兩天你就一點兒都沒有聽到外面關于這安憶居過五關活動地點改變的消息嗎?”

胡女其木格這下算是徹底懵了:“這……”

就在此時,只見外面一匹快馬匆匆沖來,馬還沒停下腳步,馬背上的那道身影就已經宛若一只大鴻般一躍而下,落到了安憶居門口:“林大哥,有件重要的事情沒有來得及告訴你!那過五關活動改了地點,不再這里舉辦,而是改到了秦淮樓!”

這匆匆趕來的不是別人,正是不久前才在醉仙樓中打過照面的吳掌柜!

胡女其木格聞言,原本的那抹疑慮頓時煙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難以置信的表情,還有幾分懊惱不已的神色。

“嗯,老吳你辛苦了!這消息來得恰是時候!”

林蕭倒是沒有太多的驚愕,聞言只是微微點了點頭沖著吳掌柜說了一句,隨即看向了胡女其木格道:“你還愣在那里做什么?怎么,難道你口口聲聲說要幫助你家小姐都是隨口說說而已?”

“誰說我是隨口說說而已?既然那地點改在了秦淮樓,那咱們現在就過去!”

話還沒有說完呢,就跺了跺腳風風火火地沖了出去。

“喂喂喂,回來!你給我回來!”

林蕭忙不迭地喊住了胡女其木格:“趕緊回來馱著我!我這樣子你讓我怎么去秦淮樓?”

“哦,不好意思啊,忘了你現在是個沒辦法動彈的廢人!”

回過神來的胡女其木格立馬折返回來,手一伸將林蕭扛在了肩膀上,說話間的功夫已經沖出了安憶居,也來不及再將林蕭放到馬車上慢悠悠前去,而是就這么扛著他再一次來了個飛檐走壁。

林蕭只能在心底里咒罵著,再一次被迫體驗了一把人肉過山車的感覺。

你還別說,坐在這該死的胡女其木格酥肩上這么上飛下跳的感覺,還真是過癮!

尤其是這么往下一瞅,那叫一個風光無限好吶!

這該死的胡女,什么都好,就是不太靠譜!

https:///novel/133/133836/67646610.html

大明千王 https://tw.sanjiang.me/Read/119084/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