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913章 否極泰來 回到首頁

第913章 否極泰來
大奉打更人第913章 否極泰來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佛陀托起大日如來法相,把這輪消弭一切異端、凈化世間的金色大日,緩緩按了下去。

它是那般的沉重,以致于佛陀的力量,也只是緩慢推動。

它也是那般的可怕,金色的輝芒灼燒著除佛陀之外的任何事物,漆黑法相的形體當即扭曲,如同將被燒熔的玻璃。

構成漆黑法相的力量快速湮滅,它們被金色輝芒凈化了。

三五息間,法相崩潰,神殊的不滅之軀暴露在大日輪回之下,佛陀的八雙手臂抱住金色烈日,往神殊胸膛一按。

大日輪回法相并沒有想象中的勢如破竹,它遇到了阻礙。

阻礙它的是半步武神的底蘊,是象征著不滅的特性。

嗤嗤嗤.......金色的大日底部,騰起一陣陣青煙,那是神殊體魄被灼燒、摧毀產生的動靜。

當年的神殊就是被大日輪回擊敗,隨后分尸封印,五百年后的今日,命運似乎循環了。

不,這一次神殊的結局不再是被封印,他會被徹底殺死。

佛陀已非昔日的佛陀,祂已經化道,成為天地規則的一部分。

金蓮道長、李妙真、楊恭、寇陽州和伽羅樹,眼里難掩絕望,盡管在得知許七安遠赴海外時,心底里就有了玉石俱焚的準備。

可當這一刻來臨,不甘和無力,依舊充斥了他們胸膛,讓這群超凡強者士氣跌入谷底。

身后便是雷州百姓,雷州之后,是更多的無辜生靈,身前是陷入死境的半步武神。

無力和絕望主導了他們。

只有一人排除所有情緒干擾,御著飛劍,駕著煊赫無匹的劍光,一頭扎入無色結界和不動明王撐起的空間屏障中。

劍尖與空間屏障的碰撞處,燃起刺目的氣界,洛玉衡羽衣翻飛,美眸映照著流光溢彩的劍華,她既像是不識人間煙火的仙子,又仿似風華絕代的女戰神。

掀不起一絲波瀾的空間屏障,豁然抖動起來,空間出現漣漪般的褶皺,緊接著,嘭嘭連聲,空間傳來爆響,先是不動明王的空間屏障崩潰,繼而無色琉璃領域也化作狂風消散,事物恢復色彩。

這又能怎么樣呢,以三位菩薩的戰力、速度,根本不可能繞開他們幫助神殊........李妙真等人灰心喪氣的想。

三位菩薩同樣如此,不過該做的應對還是要有,伽羅樹挺身而出,迎上洛玉衡。

人宗劍術殺伐無雙,琉璃和廣賢都怕被她近身,但伽羅樹不怕,相反,是洛玉衡要怕他。。

琉璃菩薩掃了一眼阿蘇羅等人,一旦他們出手,便立刻帶廣賢后退,給他制造施展大慈大悲法相,以及大輪回法相的時間。

這兩尊法相一出,大奉方一品之下,戰力會斷崖式下跌。

伽羅樹菩薩雙掌一合,夾住神威惶惶的飛劍,滋滋.......令人牙酸的聲音里,手掌血肉快速消融,他的身軀肌肉抖動,瘋狂卸去劍勢。

只一劍,便對佛門綜合戰力最強的菩薩造成不小的傷害。

伽羅樹挺身跨步,拉近與洛玉衡的距離,要讓這位陸地神仙嘗嘗被貼身的后果,為她不顧一切的舉動付出慘痛代價。

大地猛的升起,于洛玉衡身前豎起一道厚厚的盾牌,下一刻,土盾砰的裂開,伽羅樹的拳頭貫穿洛玉衡的胸膛,淡金色的鮮血從身后噴涌如泉。

異變突生,洛玉衡身下的影子里,鉆出一條又一條毛茸茸的狐尾。

沒有一點點的征兆,沒有任何氣息波動,狐尾分成兩撥,纏向廣賢和琉璃菩薩。

突如其來的變故,打了三位菩薩一個措手不及,李妙真等人錯愕茫然,居然還有幫手?

旋即,看清毛茸茸的狐尾后,塵封的記憶復蘇了,所有人腦海里自然而然的浮現了相應人物,不,妖物九尾天狐!

九尾天狐早就返回九州了,之所以隱忍不出,是孫玄機的意思。

利用傳送陣返回司天監的她,見到了守在門外的袁護法,袁護法代替啞巴師兄把計劃轉告九尾天狐。

計劃內容非常簡單,由孫玄機替她和暗蠱部首領屏蔽天機,而后,他傳音洛玉衡,讓暗影部首領帶著九尾天狐藏身于洛玉衡的影子里。

這個時候,知道影子和九尾天狐存在的,只有孫玄機和洛玉衡,沒有違背屏蔽天機的限制。

而之所以選擇用讓影子來承擔這個中轉站,是因為只有這樣才足夠隱蔽,屏蔽天機雖能掩蓋氣息,但不管是儒家的傳送,還是術士的傳送,都會伴隨能量波動。

難以瞞過三位菩薩。

可只要影子提前藏在洛玉衡的影子里,再有天機屏蔽之術掩蓋氣息,只要不是針對有危機預感的伽羅樹,以及掌控行者法相的琉璃菩薩,就能達到奇襲的效果。

咯咯咯.......

伴隨著八條尾巴的出現,銀鈴般的笑聲響起,魔音靡靡,震蕩心神,眾超凡眼前仿佛出現幻覺,頭暈眼花。

萬法不侵的洛玉衡檀口微張,噴出兩道劍氣,伽羅樹眼前一黑,血水從眼眶滑落,沿著臉頰滴落。

另一邊,尚有一絲清醒的琉璃菩薩,本能的施展行者法相,躲過狐尾的纏繞。

廣賢菩薩則召出大慈大悲法相,并抽身后退,但他的速度無法與琉璃相提并論,瞬間被四條看似毛絨可愛,實則能斷江裂山的狐尾纏住。

天空灑下金色佛光。

機會轉瞬即逝.........

楊恭突然跨前一步,朗聲道:

廣賢不得施展大慈大悲法相!

這句話念完,他仰天噴出一口血霧,直挺挺的后仰倒地,楊恭的元神也在法術反噬中消亡。

金蓮道長和李妙真同時伸手,各自撈起一縷殘魂,納入體內。

道門超凡自有手段溫養元神。

三品的言出法隨不可能真的限制住一品,天地間的梵音突然一滯,天空雖有金光灑下,但大慈大悲法相卻沒能及時凝聚。

還是受了影響。

洛玉衡腳下的陰影沖天而起,豁然膨脹,化作一塊遮天蔽日的陰影,把天空灑下的金光擋住。

失去了影子的維持,銀發妖姬從陰影里彈出。

見狀,琉璃菩薩立刻回援,她的身影不停的出現在廣賢菩薩周圍,讓那片區域的色彩盡數消退。

但無色領域根本困不住邁入一品境的九尾狐。

剩余四條尾巴狠狠拍打地面,轟隆地震中,無色琉璃領域破碎。

一品境的神魔后裔,氣力并不輸武夫。

噔噔噔.......阿蘇羅攜帶著漆黑法相,揮出打爆空氣的直拳,正中伽羅樹面門,打的他一個趔趄。

另一邊,刀氣翻滾,一道道斬滅萬物的刀光化作旋渦,沖擊伽羅樹的金身,爆起刺目火星。

寇師父配合阿蘇羅出擊,怒刮佛門菩薩,為洛玉衡化解危機。

九尾天狐雙腳扎入地面,柳眉倒豎,咬牙切齒的笑道:

老家伙,本國主送你輪回!

小腰一擰,狐尾驟然崩直,廣賢菩薩臉色猙獰,竭力抵抗磅礴的拉扯力,并召喚出大輪回法相。

咔擦......

轉盤剛一浮現,便立刻旋轉,刻在輪盤上的人與妖二字亮起。

但這只是垂死掙扎罷了,大輪回法相雖能有效削弱敵人的戰力,卻并不能改變眼下的困局。

少年僧人形象的廣賢肉身四分五裂,剛凝聚的大輪回法相旋即消散。

一抹淡金色的光芒從殘肢中飛起,隱約是少年僧人形象。

這是廣賢的元神。

洛玉衡、金蓮、李妙真三位道門超凡,同時探出手掌,奮力一握!

少年僧人的身軀在空中扭曲,他發出無聲的,憤怒的嘶吼,似乎不甘心就這般殞落,下一秒,元神炸成散碎的流光。

魂飛魄散。

藥師法相也救不回徹底消散的生命。

這個時候,四分五裂的肉身還在蠕動,試圖重聚。

到了一品境界,即使不是武夫體系,生命力也早已超越凡人,血肉擁有強大的活性。

但廣賢已經徹底殞落,肉身的活性不過是垂死掙扎。

至此,死局打開一道突破口。

在眾人合力圍殺廣賢菩薩之際,金蓮道長輕輕吐出一口氣,側頭看向李妙真,悵然笑道:

該我了。

李妙真眼眶瞬間紅了。

這位心機深沉,擅長謀劃的老道士笑著說:

地宗修的是功德,為天地獻身,為九州生靈赴死,是最好的歸宿。貧道雖然惜命,但也不懼一死。

妙真,地宗就交給你了。

他把一團微弱的光芒交給李妙真,說道:

我時常想,當年要不是魔念作祟,蠱惑貞德修道,是不是就不會有后來的事,貧道一念之差,萬千生靈因我而死。

善惡有報,因果循環,今日為天下而死,貧道甚慰!

李妙真淚水奪眶而出,她沒有想到,這位心機深沉精于謀算的前輩,竟然一直在為當年的事耿耿于懷。

金蓮道長御劍而起,身化流光,沖向遠方的戰場。

天地間,傳來洪亮而滄桑的歌聲:

福禍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

所謂善,人皆敬之,福祿隨之,眾邪遠之,天道佑之;所謂惡,人皆惡之,吉慶避之,刑禍隨之,天道罰之。

大日輪回法相霸道剛烈,光輝照射之處,萬事萬物無所依存,佛光普照之下,唯佛能行走。

面對地宗道首自殺式的襲擊,佛陀要么掐滅大日輪回法相,要么維持現狀。

不管是哪個選擇,金蓮道長的目標都達到了。

金蓮道長的身形在大日輪回之下,寸寸消融,化為飛灰。

生于天地,成于功德。

死于功德,還于天地。

百年道行一朝散!

原本晴空萬里的蒼穹,瞬間布滿陰云,可怕的氣息從天而降,一道道雷霆在云層中醞釀。

天地震怒!

天劫的氣息鋪天蓋地,比洛玉衡渡劫時,恐怖了不知道多少倍。

洛玉衡,伽羅樹,琉璃,阿蘇羅,強大如他們這樣的一品超凡,此刻也寒毛直豎,內心恐懼炸開,在天劫面前升不起反抗的涌起。

這是天地規則對凡間生靈的壓制,隨之而來的恐懼情緒,非單純的修為能消除。

轟!

熾白色的雷柱降下,劈入如海般浩瀚的泥潭,血肉物質沒有濺射,而是無聲無息的湮滅。

轟轟轟.......一道又一道的雷霆降下,頻率越來越快,越來越急,到最后,遠方已成一片雷海,看不清景物。

血肉物質組成的大海,在天劫之中急劇消亡,露出斑駁大地。

如果是在西域,祂能一念間化解天劫,因為祂就是天,但雷州還不是祂的地盤,就算是超品,也得接受天道反噬,承受天劫。

天劫當然殺不死佛陀,但如此強大而密集的天罰,殺傷力絕對勝過一位半步武神,有了這位同伴相助,神殊足以化解此刻危機。

金色大日驟然黯淡,佛陀的壓制力量也隨之減弱,祂需要分出部分力量去對抗天劫。

轟!

巨響聲里,神殊沖開佛陀法相的壓制,在一道道雷柱間狂奔,他沒有躲避,但天劫卻完美的避開了這位半步武神。

周圍的暗紅色血肉物質瘋狂的追擊,試圖拖延他的步伐,裹住他的雙腿,可從天而降的天劫把它們擊潰、湮滅。

這里面包括施展行者法相的佛陀本尊。

..........

許七安目光追隨著監正消散的身影,看著他隨風飄向遠方。

這位半步武神眼里最后的色彩,仿佛也隨著監正的離開而消失,他臉上閃過難以描述的情緒,臉頰肌肉緩緩抽動,而后底下了頭,沒讓蠱神和荒看到自己的表情。

所以,剛才你也在耍我。

荒忍不住看一眼蠱神,發出責怪的詢問。

蠱神淡淡道:

只是在拖延時間,你那么容易被他蠱惑,動搖心志是我沒想到的。后續的發展,已經超出了我的掌控。

就差那么一點,如果他早一步成功,或許現在面臨絕境的是我們。

說到這里,祂清亮睿智的眼睛凝視著垂首而立的許七安:

不得不承認,你是個很可怕的對手,在我見過的人族里,你雖然排不進前三,但排第四足以,比佛陀的另一面,神殊,要強一些。

許七安左手刀,右手劍,依舊低著頭。

他靜靜聽完蠱神的話,不摻雜感情的問道:

我是比不過儒圣,但另外兩個是誰?

蠱神不疾不徐的回答道:

佛陀是道尊的人宗之身,巫神是遠古時期便存在的人族。

說話間,祂分別(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大奉打更人 https://tw.sanjiang.me/Read/86265/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