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915章 絕世武神 回到首頁

第915章 絕世武神
大奉打更人第915章 絕世武神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嗷吼!!

目睹監正化作清光融入許七安體內,代表著荒的黑洞,還有天空中游曳沖撞的混沌肉山,同時發出憤怒焦急的咆哮。

聲浪滾滾,回蕩在神魔島上空。

祂們瘋了般的沖撞光柱,超品的偉力掀起狂風,引來天地異象。

這座堪比小型大陸的島嶼微微震動,震感沿著板塊傳導,讓四周的海水產生劇烈的水波。

所幸方圓幾百里早已生靈絕跡,不然又得伏尸百萬,血流千里。

許七安對兩位超品的癲狂視若無睹,閉上眼睛,內視身體變化,力竭而亡時,他的生命力、元神,都已經徹底熄滅,唯有體內的不滅符文尚存。

沒有遭受徹底的破壞。

這救了許七安一命,監正激活了不滅符文的特性,讓他起死回生。

體內,監正化身的清光融入到每一個細胞中,激活了那些因為力竭而亡,陷入沉眠的不滅符文。

剎那間,許七安的氣息一路攀升,幾秒內便重回了巔峰,氣血旺盛,磅礴的偉力充盈肌肉,流淌在每一個細胞中。

這還沒完,清光沒有就此散去,而是融入了不滅符文中。

下一刻,細胞中原本各自為政,互不干涉的不滅符文,開始相互連接、拼湊,一座驚世大陣正在成型。

神殊猜測的沒錯,晉升武神的關鍵,是把半步武神體內的不滅符文拼湊成一個整體,讓它們彼此融合。

至于融合后,會半步武神會得到怎樣的增幅,這座大陣有何神異,許七安尚不清楚,只能耐心等待。

當不滅符文拼湊、融合到三分之一時,許七安原本達到巔峰的氣息,突破了閾值,他的氣機、力量正式超越半步武神,晉升到一個前人從未企及過的高度。

超過了他剛才施展玉碎時的爆發狀態,也超過了蠱神施展血祭術時的力量。

并且還在增長。

當不滅符文拼湊到一半時,許七安獲得了一項天賦神通,這項天賦神通是半步武神領域的升華版,他可以撐起一片屬于自身的領域,在這個領域中,任何規則都將失去作用。

他就是神,他就是主宰。

許七安不由的想到了武夫體系的特殊自成一界!

驚世大陣繼續勾勒,完善,當它臨近完成時,蒼穹之上的天門緩緩關閉,光柱消散。

許七安再不受任何庇佑。。

見狀,黑洞的氣旋運轉到極致,裹挾著恐怖的吸力撞向許七安。

天空中的混沌肉山氣孔排出血霧,霍然砸下,過程中,祂施展蒙蔽,勾動**,噴吐出黑煙般、密密麻麻的子蠱,配合荒干擾半步武神。

啪!

許七安抬起手,打了個響指。

看不見的氣界陡然間膨脹,彈飛了黑洞,把濃煙阻攔在外,把暗蠱和情蠱的力量阻隔。

施展血祭術的蠱神,從高空砸下來,重重撞擊在氣界上,非但沒撼動武神的結界,自身反而撞的血肉模糊,一癱爛肉般的彈了出去。

這時,不滅符文的最后一筆勾勒完成,驚世大陣拼湊完畢。

武神誕生了!

轟隆!

繚繞著淡淡紅云、綠云的天空,在此刻翻涌起厚重的烏云,烏云一直延伸向視線盡頭,仿佛遮蔽整個九州。

雷鳴聲大作,恐怖的威壓從天而降,天劫醞釀。

這一刻,不管是荒還是蠱神,都涌起前所未有的恐懼。

這份恐懼一半來源于天劫,一半來源于前方傲然而立的武神。

祂們壽命漫長,開天之初便誕生于世間,在經歷的漫漫時光長河里,從未見過如此可怕的天劫。

.........

京城。

突如其來的一聲焦雷炸響,街上飛奔的馬匹受驚,或橫沖直撞,或跪倒在地。

行人下意識的抱頭蹲下,捂著耳朵,內心升起難以描述的、發自本能的恐懼,瑟瑟發抖。

在這股可怕的天地威壓下,達官顯貴和普通百姓沒有任何區別。

打更人衙門,浩氣樓,魏淵站在瞭望臺上,雙手撐著圍欄,他的身軀不受控制的顫抖,他的神色涌現難以遏制的激動。

茶室內,南宮倩柔俏臉發白,顫聲道:

義父,這,這是.......

魏淵沒有回頭,望向南邊,呼吸悄然急促。

武神誕生了......南宮倩柔表情木然,分不清是錯愕、狂喜、震驚,還是恐懼。

與此同時,觀星樓。

褚采薇和宋卿站在八卦臺,望著無限高遠的天穹,凡人眼里,天空蔚藍,不見異常,但他們能感應到,在九天之上,積蓄著、醞釀著恐怖的天道之怒。

宋師兄,怎么突然打雷了?

褚采薇膽戰心驚的抬頭望天,心說觀星樓這么高,萬一雷打下來傷到自己怎么辦。

扭頭就躲到宋卿身后。

宋卿低聲道:

監正老師........

.........

雷州!

李妙真踩著飛劍,目光眺望西方,眼中難掩悲慟。

就在不久前,一座人口規模不小的城池,被海嘯般的血肉物質吞沒,城中數萬百姓,以及周邊村鎮的百姓,無聲無息的湮滅,成為佛陀凝練山河印的養料。

她忍不住側頭看向身邊的同伴,寇陽州、阿蘇羅、九尾狐,以及蠱族首領們,一個個緘默不語,表情沉重。

神殊盤坐于虛空,身邊漂浮著廣賢菩薩的殘肢,此刻殘肢已經干癟萎縮,血肉精華成為半步武神修養生息的養料。

雖然救下了神殊,保存住了戰力,但長時間鏖戰也讓這位半步武神耗損嚴重,短時間內無力再戰。

所以大奉方的策略是,暫且放棄雷州,等神殊初步恢復,再與佛陀死戰。

鈍刀割肉,也不知道能拖延多久。

情蠱部的首領,鸞鈺低聲說道:

我們損失了金蓮道長和趙院長兩位主力,下次再交手,神殊大師會敗的更快吧。

性格剛烈的李妙真,聞言,轉頭怒斥:

能拖多久就多久,你要怕死就滾回南疆,少在這里動搖軍心。

她目睹無數百姓慘死,無能為力,本就焦躁,而且知道這個蠱族的艷麗女子與許七安的關系曖昧不清,當然不會給她好臉色。

鸞鈺冷笑一聲,正要反唇相譏,忽聽阿蘇羅沉聲道:

祂在凝練山河印。

遙遠處,那尊立于泥潭中的佛像,十二雙手臂合攏,層層疊疊的掌心間,一點清光凝聚,更多的清光從四面八方的虛空中溢出,匯入掌間。

不多時,清光化作一枚小印的輪廓。

山河印一旦煉成,吞噬了雷州生靈的佛陀,將成為雷州的主宰。

后續只要獲得氣運,祂就能像取代西域那般,真正的煉化雷州。

盡管已經做好舍棄雷州的心里準備,可眼見它真正落入敵手,敵人借此壯大,此消彼長,眾超凡心里還是充滿了焦慮。

比焦慮更折磨人的是看不見希望,以及深深的無力感。

不知道許銀鑼在海外情況如何.......

龍圖甕聲甕氣的說道。

場面瞬間一靜,眾超凡神色古怪,或僵硬,或黯然,或暴躁........

他們一直躲避這個話題,因為不想讓本就沉重的氣氛雪上加霜。

許七安是他們唯一的希望,抱著這個希望去戰斗,他們心里是有信念的,有希望的,哪怕這是自欺欺人。

一旦掰開揉碎了去說,真實情況是,一個半步武神要在海外直面兩位超品。

有勝算嗎?

神殊與佛陀的戰斗就是例子,一位超品尚能壓制半步武神,何況是兩位超品。

許七安就算比神殊強,但品級相同的情況下,能強到哪里?

龍圖這個蠢貨.......蠱族首領心里怒罵。

另一邊,佛像手里的山河印越來越凝實,片刻后,一枚底色漆黑,鑲嵌藍色寶石,刻著繁復紋路的小印成型。

佛陀的十二雙手臂高高舉起山河印。

就在這時,天空焦雷炸響,磅礴恐怖的威壓降臨,在場每一位超凡強者心里泛起刺骨的恐懼,甚至連御空飛行的膽子都沒了。

怎么回事?又有天劫?眾超凡心里一凜,不需要言語,出于本能,默契的降落。

遠處的佛陀,高舉山河印的姿態,驟然僵住。

.........

玉陽關外。

殘破的城墻,荒涼的大地,舉目望去,生靈絕跡。

懷慶孤身立在城頭,眺望東北方向,天邊,濃墨般的烏云正在匯聚,層層疊疊的翻涌。

很顯然,巫神那一戰中受了重創。

儒圣雖然擊退了巫神,但這只能阻擋一時,等巫神消弭儒圣的影響,恢復狀態,災難會再次降臨。

擋的了一時,擋不了一世,唯有武神能平定大劫,寧宴,你可安好.......

懷慶側身南望。

突然,天空一道焦雷炸響,明明無風無云,但那股磅礴可怕的天地威壓卻從九天之上傾瀉而下。

女帝心頭一顫,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只覺得本能的戰栗。

而遠處,那層層翻涌的黑云凝滯了一下,繼而傳來驚天動地的咆哮。

緊接著,黑云開始收縮,朝著蒼穹之上收縮。

懷慶從中聽出了一絲絲的氣急敗壞。

怎么回事?

.........

神魔島。

籠罩天空的劫云終究是沒劈下來,驚雷炸響后,便開始消散,不多時,蔚藍的天空重現。

劫云產生,是因為武神的存在有違天道,有違規則。

時至今日,許七安終于明白武神到底是什么東西,武神存于世間,卻不受任何天地規則的束縛,是獨立的個體,萬劫不磨,萬法不侵。

形象的比喻是,九州世界里,多了一個獨立的小世界。

武神一旦撐起領域,那么在領域之內,九州的法則將會失效。

九州世界是不允許這樣的禁忌存在于世的,因此要降下天劫。

可正是因為這樣的特性,武神無法像超品那樣取代天道,成為天道,是守門人的最佳人選。

天劫沒有降下來,是因為他得到了蒼生的認可,得到了天地的認可,凝練了足夠的氣運。

換句話說,許七安這樣一位禁忌存在,是得到了九州世界認可的。

武神有多強大?

荒傳音問道,聲音前所未有的凝重、嚴肅。

武神從未出現過。

蠱神的回答言簡意賅。

話音落下,祂身軀陡然膨脹,化作一張遮天蔽日的幕布,將荒籠罩,而后者也沒抵抗。

幕布裹住荒,消失在滿目瘡痍的神魔島上。

祂們撤退了。

原因有兩個,一,兩位遠古神魔經歷長時間的鏖戰,狀態下滑嚴重,需要時間恢復。

二,摸不清武神到底多強大的前提下,謹慎撤退是最好的選擇。

許七安沒有阻攔,立于遠處,等待著什么。

過了不久。

咻!

蒼穹之下,一道光華直墜大地,化作一柄暗金色的窄口長刀,刀身微微彎曲,似劍非劍,似刀非刀。

太平刀插在許七安身前,傳達出激動、興奮地意念,大概意思是:

主人,我現在老牛逼了!

別廢話,跟我殺敵去。

許七安握住太平刀,一步跨出,他沒有使用大眼珠子的傳送,無視規則,消失在原地。

...........

立于泥潭中的佛像,緩緩轉動身軀,朝著南方望去,宏大威嚴的聲音咆哮道:

武神!

下一刻,祂坍塌成暗紅色的血肉物質,回歸了泥潭,隨后,汪洋般浩渺,無邊無際的泥潭,開始退潮了,退回西域方向。

隔了好久,鸞鈺聲音帶著顫抖的說:

武,武神?

祂剛才說武神?!哪來的武神啊,誰是武神!

她屏住呼吸,心里明明已經有了答案,但還是用求證的目光看著滿臉呆滯,同樣沉浸在武神二字的眾超凡強者,企圖得到認可。

鸞鈺的話,打破了僵凝的氣氛,讓在場一眾超凡強者如夢初醒。

李妙真、阿蘇羅等人呼吸陡然間急促起來,這個節骨眼,誰還能成為武神?

但沒有人回答鸞鈺,因為怕這是一場夢幻空花。

沉默了許久,洛玉衡眸子晶晶閃亮,道:

跟上去看看。

她的意思是,要去一趟西域邊境,一睹究竟。

說完,不等眾人回應,她踩著飛劍,化身一道絢麗流光,朝著西域掠去。

眾超凡回眸看向神殊,見他依舊盤坐,沒有阻攔,心里大定,也跟了上去。

許久之后,等他們趕到西域邊界,遠遠的,看見一尊身高數十丈的佛像,孤獨的立于西域的荒野間,祂的面孔始終朝向南邊。

南邊,海外........見狀,洛玉衡等人再無懷疑。

許寧宴成功晉升武神,這讓佛陀不得不忌憚的退回西域,做好迎敵的準備,因為在西域,祂是無敵的。

這時,佛陀頭頂的天空,蒼穹之上,忽然凝出一片潑墨般的黑云,黑云層層疊疊翻涌,一張模糊的臉孔從云層中探下來。

巫神!

祂放棄了自己的領地,放棄了席卷中原,煉化山河印,以一名無牽無掛的超品之身,趕來了西域。

只要不是凝練山河印,吞噬天地規則,超品本身來去并不受限制。

此時巫神降臨九州,佛陀沒有阻止。

天空的模糊人臉和地面的佛像,沒有交流,沒有沖突,竟無比的和諧。

洛玉衡心里一動,明白了超品們的打算。

巫神和佛陀在西域會合,是想利用佛陀成為西域規則的道行迎戰武神,與他做最后的決戰。

至于為什么選擇在西域而非靖山城,大概是因為佛陀的實力比巫神要高。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突然,可怕的威壓再次來臨,兩尊龐大如山的身影出現在西域荒蕪的平原上,出現在眾超凡的眼中。

這讓他們眼神里剛洋溢起的喜色破滅。

不是許七安。

四大超品齊聚........龍圖吞了口唾沫,他們想干嘛?

阿蘇羅沉聲道:

當然是對付許七安。

每個人臉上都流露出凝重和忐忑。

雖說武神才能打贏超品,可在他們預想里,那是一對一的情況下戰勝。

不過,武神戰力如何他們并不清楚,因此心里雖有忐忑,但不至于亂了方寸。

許七安晉升武神了。

方甫現身,荒就火急火燎的開口,聲音低沉。

黑云中的人臉,表情明顯凝重了一些。

佛陀面目模糊,沒有表情,但身后驟然間浮現八**相,嚴陣以待。

蠱神開口說道:

我與荒消耗極大。

佛陀微微頷首,合十的雙手輕輕一揮,不見神異,不見光芒,但蠱神和荒的氣息陡然間暴漲,恢復了巔峰狀態。

在西域,佛陀就是天地規則。

做完這一切,佛陀不再看兩位遠古神魔,重新望向南邊,那里,一道衣衫襤褸的身影于空中凸顯。

五官俊朗,身材頎長勻稱,手持一把窄口長刀。

除此之(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大奉打更人 https://tw.sanjiang.me/Read/86265/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