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番外二 一統天下 回到首頁

番外二 一統天下
大奉打更人番外二 一統天下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李靈素的提問,同樣也是天地會成員們的疑惑,剛才不問,是眾人還沉浸在監正殞落的悵然中。

感嘆昔日的大奉守護神身隕。

看到圣子的傳書后,眾人收斂情緒,把注意力轉回各種疑惑和不解翻涌而上。

許七安身在海外,如何得知殞落的消息?

而且,他把監正和天尊的隕落擺在一起,這說明天尊與天道同化絕非尋常,可能與大劫有關。

【三:天尊是為監正而死的。】

許七安的傳書出現在眾人眼中。

天尊為監正而死?!

天尊也出海參戰了嗎?難道是被我罵到羞愧,所以才出海相助許七安,激戰中,天尊為救監正而死圣子又悲傷又感動又困惑。

天尊也參戰了啊,看來圣子立功了,可惜監正依舊難逃厄運其他人心里如此想道。

但許七安旋即而來的傳書,讓天地會成員愣在當場,瞠目結舌:

【三:趙院長殉國后,大奉氣運徹底消散,監正不再是不死之身,因此殞落。但天尊融入天道后,喚醒了監正。。】

監正原本已經死去,是天尊融入天道救回了他天地會成員望著這條傳書,心頭一震,本能的知道這句話里蘊含著極夸張的信息量,但又看不懂。

趙院長雖然擊退了巫神,挽救千千萬的百姓,但他的死,確實榨干了大奉最后的國運楚元縝親眼見證了趙守的殞落,只是沒想到,趙守在救下無數百姓的同時,也變相的“害死”了監正。

世事無常,莫過于此。

但天尊融入天道和喚醒監正有什么關系?

為什么天尊融入天道,會喚醒監正?

【七:天尊融入天道,喚醒了監正?寧宴,這是什么意思。】

李靈素再次替天地會成員問出心里的疑惑。

【三:因為監正是天道化身。】

許七安發完這條傳書后,動指如飛,把詳細情況,一條條的以傳書形式發在地書聊天群里。

等他發完后,地書聊天群已經一片寂靜,沒有人發聲,也沒有人感慨。

寂靜不代表平靜,相反,此時的天地會成員,內心掀起的波瀾足以稱作“毀天滅地”。

這包括就在許七安身邊的懷慶。

監正是天道化身,而他誕生出的意識,是包括道尊的天尊分身在內,后續一代代天尊融入天道形成的。

難道監正要扶持許七安成為武神,難怪他要培養守門人。

許久后,初步平靜下來的楚元縝感慨傳書:

【四:難怪我會覺得術士體系的誕生有些突兀,初代監正也是他的棋子,在他的引導下開創了術士體系。】

【二:所以,人族昌盛,得天地厚待,是因為道尊和一代代天尊的功勞?】

李妙真難得的提出一個有深度的問題。

她的意思是,人族能在繼神魔之后,戰勝妖族和神魔后裔,成為九州世界的主人,是因為道尊和天尊們對天道產生了影響,使其偏向人族。

【三:或許吧!】

許七安傳書道,他無法給出答案。

【八:盡管天道無情,但畢竟也誕生了意志,但凡有意志,便有喜惡,既然是道尊和一代代天尊意識的聚合體,親近人族在所難免。我更在意的是,天宗的心法,是可以讓天道擁有意識的,諸位,這會不會成為隱患?】

天地會內部陷入短暫的平靜,眾人思考著這個問題,沒有回答。

突然哲學起來了許七安心里嘀咕一聲,剛想說自己身為守門人,也能一定程度上制衡天道,突然看見李靈素發來傳書:

【不會有這樣的隱患了,剛才師尊下山見我,說天尊羽化前,留下三條口諭。一,冰夷元君接替天尊之位;二,天宗重修原始道法,不再修太上忘情。】

師尊成為新一代天尊了?李妙真由衷的為冰夷元君高興,并傳書解釋道:

【二:原始道法是遠古時代末期,人族先輩們摸索出的修行之法,你們知道的,道尊是集道法的大成者,但并非開創者。道尊開創的是天地人三宗之法。】

原始道法是可以修到超品境的,道尊便是例子。

棄修太上忘情的話,當然就不會再有天尊融入天道,喚醒監正了。

這也意味著,監正真正意義上的隕落了,永遠不可能再降臨人間。

寢宮里,坐在御座上的許七安,握著地書,扭頭看向司天監方向。

他的目光仿佛穿透屋檐,看見了高聳入云的八卦臺,卻再也看不見那道捻酒杯瞇著眼,醉眼看人間的身影。

監正許七安輕輕嘆息。

【八:第三條口諭是什么?】

阿蘇羅傳書問道。

【七:剝奪我圣子之位,逐出天宗。】

地書聊天群猛的一靜,眾人仿佛看見了圣子灰心喪氣,欲哭無淚的臉。

【二:這是為何啊?】

李妙真大吃一驚,她被逐出天宗,是因為信念不同,無法做到太上忘情。

師哥命犯桃花,確實也該逐出師門,但既然棄修了太上忘情之法,那便沒有把圣子逐出師門的必要。

【七:可能是,嗯,大概,是我在天宗山門下罵的太過分了。】

【二:你罵什么了?】

李妙真心里一沉。

【七:就,就是,一時糊涂,想當天尊他爹】

李妙真:“”

許七安:“”

懷慶:“”

阿蘇羅:“”

楚元縝:“”

見眾人不說話,李靈素傳書狡辯:

【七:天尊也不像他自己說的那樣太上忘情嘛。】

【六:阿彌陀佛,貧僧覺得天尊已經忘情了。】

恒遠大師忍不住傳書,他等閑是不說話的。

李靈素:“”

天尊不忘情,你現在已經輪回去了李妙真氣呼呼的傳音:

【二:好啦好啦,先回京城,你的去留,容后再商議。】

她還得為不爭氣的師哥的未來操心。

天宗待不下去了,地宗肯定也不行,師哥雖然是個好人,但不是善人,人宗倒是可以,洛玉衡看在許七安的面子上,肯定會收留天宗棄徒。

但人宗隱患極大,業火灼身時,需以意志力對抗七情六欲,而師哥后宮佳麗三千人,怎么可能不碰女人?

碰了女人就會被業火燒死。

結束傳書,許七安側頭看了眼站在右側,龍袍加身的女帝。

“我回府報個平安。”

他起身,語氣低沉的說道。

懷慶纖薄性感的嘴唇輕輕抿了一下,大劫已定,戀人平安,固然是件值得欣喜之事,但這次大劫里,金蓮道長、趙守,還有監正,都徹底的離開人間。

重獲新生的喜色下,是生離死別的傷感。

她能體會許七安沉重的心情。

許府。

寒冬臘月,許府的花園里,盛開著灼灼醒目的鮮花,陣陣沁人的花香在府上繚繞不散,聞之心曠神怡。

清晨的寒風里,許鈴音坐在內院的石桌邊,兩只小腳懸空,一邊面色猙獰,一邊把酸澀的橘子塞進嘴(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大奉打更人 https://tw.sanjiang.me/Read/86265/index.html